药事服务费开始试点 执业药师收入要提升了
2019/4/11   来源:赛柏蓝  阅读数:

    执业药师地位、收入开始提升了。


    关于执业药师收入、地位的讨论一直没有停止。


    ▍执业药师待遇低的困境


    执业药师的工资过低等就业困境,一直被业内诟病,可以说是钱少、事多、没尊严。


    有赛柏蓝读者甚至直言,在所有的国家级证书中,属执业药师的工资为最低,而挂证也不过是被逼出来的不得已而为之。


    下面是部分读者的留言:


    1.真是知识“无价”啊!执业药师,一个月2000+加证钱300。


    2.我作为一名执业药师:卖药,收款,送货,什么都做,老板最喜欢啦,一人个顶三个,你不做大把人做,表格什么都要拿回家做,才500元补贴,心真累。


    3.我们单位执业药师每月补助四百,基本工资一千二三,其余跟营业员一样卖药挣提成,挂证的一般都是六千到一万,而且还能做一份工作,都是为了赚钱养家多数肯定是后者,而我却坚持了六七年,作为男士连对象都找不到。


    4.全职执业药师在北方大多城市4000-5000多,在药房工作者是需要在营业员基础上增加的工资,也就是说你就是个有证的营业员,要卖力的推药,完成所谓的销售任务,加上药监局检查要你应对的,这些都和你想象的不一样,也和执业药师的本质完全不同。


    那上述情况,到底会不会有所好转呢?


    4月9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执业药师资格认证中心发布《关于2019年调整国家执业药师资格考试大纲部分内容的通告》。



    ▍审方作用首次被强调


    根据《国家执业药师资格考试大纲(第七版)》相关规定,确定2019年执业药师资格考试药事管理与法规科目大纲部分内容调整事宜。


    《改革完善仿制药供应保障及使用政策的意见》、《关于做好辅助用药临床应用管理有关工作的通知》等法规的部分内容,首次进入考核范围。


    此外,在第六大单元第四小单元中,增加细目“古代经典名方中药复方制剂的管理”和要点“古代经典名方目录”“古代经典名方的中药复方制剂的管理要求”


    有业内人士表示,此次大纲的调整意在强调药师的审方作用。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执业药师考试大纲增加的两个政策,一个出自国家卫健委,一个出自国务院办公厅,主要强调的都是药师在处方审核中的作用。


    执业药师考试大纲出现强调药师作用的政策是一个简单的偶然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目前执业药师就业渠道被严重限制,和医院药师实行双轨制发展路径。两个队伍发展脱节,严重限制了药师队伍的整体就业空间和岗位作用发挥。


    业内一直呼吁破除双轨制发展现象,有行业人士猜测,此次执业药师考试大纲新增审方部分的内容或是一个积极的信号,甚至可以说是一大进步。


    不过,执业药师、药师的双轨制发展问题,要想彻底破除并不容易,有学者指出,或许需要超过20年的时间。


    说到审方,药师的审方作用发挥不足,药师群体感受最深,不少药师都表示,患者重视医生不重视药师,相比于医生,药师对于处方,几乎没有任何话语权,在很多时候,在患者甚至医生的眼中,药师就是按方抓药的存在。


    有学者就此现象指出其反应的深层次问题——在以药养医的体制下,医师对于处方具有绝对的权威,药师的地位和作用被大大弱化甚至扭曲。


    ▍国家政策强调药师价值


    虽然实践层面与理想出入较大,但也必须承认,政策层面多次强调药师的作用与价值。


    比如此次纳入考试范围的《改革完善仿制药供应保障及使用政策的意见》就明确指出,为了促进仿制药替代使用,要落实处方点评制度,加强医疗机构药品合理使用情况考核,强化药师在处方审核和药品调配中的作用,在按规定向艾滋病、结核病患者提供药物时,优先采购使用仿制药。


    从国家层面的政策导向看,为了推动仿制药替代原研药,节省医保资金,减轻患者就医压力,特别强调药师发挥自己的作用。


    2018年12月12日,国家卫健委发布《关于做好辅助用药临床应用管理有关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



    通知要求对辅助用药管理目录中的全部药品进行重点监控。严格落实处方审核和处方点评制度,将辅助用药全部纳入审核和点评范畴,充分发挥药师在辅助用药管理和临床用药指导方面的作用。


    在通知中,有这样一段表述——加强辅助用药临床应用管理,是落实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任务、控制公立医院医疗费用不合理增长的明确要求,也是减轻患者看病就医负担、维护人民健康权益的重要举措。


    从上述表述不难看出,无论是仿制药替代原研还是加强辅助用药临床应用管理,背后的目的都是一致的,那就是控制公立医院医疗费用不合理增长、减轻患者看病就医负担、维护人民健康权益。


    从这个层面来说,药师在国家医改系统之中,地位举重若轻。


    其实,早在2017年7月12日,国家卫计委就发布了《关于加强药事管理转变药学服务模式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



    《通知》强调,医疗机构要建立完善的处方审核制度,确保所有处方经药师审核后调配发放,并且加大处方点评力度,对点评中发现的问题,重点是超常用药和不合理用药,进行干预和跟踪管理。


    ▍药事服务费开始试点


    伴随着对于药师重要地位的强调,从物质层面肯定药师的价值也进入探索阶段,不难预测,不久之后,药师就将迎来收入跃升时期。


    据悉,药师立法已列入国家卫生立法计划,我国也将在部分公立医疗机构开展药事服务费试点工作,每张处方拟收费4元。


    央视新闻称,在现行机制下,药师没有足够的审方权,也没有相应的经费,来支持药师向患者提供用药咨询服务指导,这导致药师工作难度大、患者用药安全性得不到充分保障。


    央视记者从相关部门了解到,为了改变这一现状,部分公立医疗机构将启动药事服务费试点工作。


    央视新闻称,据悉,药师立法已列入国家卫生立法计划。药师在医疗服务体系中扮演着重要角色,为药师服务支付报酬是一种国际通行的普遍形式。


    我国也将在部分公立医疗机构开展药事服务费试点工作,每张处方拟收费4元。


    ▍执业药师门槛提高,鼓励评级


    其实,从更具体的层面看,关于执业药师,也有一些小的变化已经发生。


    3月20日,国家药监局、人社部联合发布《关于印发执业药师职业资格制度规定和执业药师职业资格考试实施办法的通知》,正式确定报考执业药师考试,提高至大专及以上学历,中专学历限考。


    这一规定从报考资格上,直接提高要求,随着门槛的提高,执业药师的地位有望进一步获得认可。


    此外,根据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人事考试中心提供的统计数据,2018年度全国执业药师资格考试报考人数为687584人,实际参考人数为566613人,参考率82.41%,合格人数约7.99万人,合格率约为14.10%,创下近7年来通过率新低。


    此外,执业药师职业资格制度也为执业药师指明了上升的空间。


    2018年8月22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办公室发布《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办公厅关于征求执业药师职业资格制度规定和资格考试实施办法两个征求意见稿意见的通知》。


    《规定》第31条明确,通过全国统一考试取得《执业药师资格证书》的人员,符合职称评审相应条件(包括资历和论文要求等)的,视为具备主管药师或主管中药师专业技术职称资格,所在单位根据工作需要可聘任为主管药师或主管中药师专业技术职务。


    ▍药店分级,执业药师至关重要


    随着3.15晚会后执业药师挂证被曝光,全国范围整治挂证,药店分级也成为业内关注的焦点问题。


    据赛柏蓝-药店经理人梳理,截至目前,北京、天津、辽宁、湖南、浙江、福建、青海、云南、山东、江苏、宁夏、黑龙江、广西、湖北、安徽、吉林、江西、河北、贵州、陕西、四川、山西共计22省药监部门已经发布通知,彻底整治药店执业药师“挂证”现象。


    其中,安徽、广西药监发文要求,未按相关要求配备执业药师的药店,减少药品经营范围,只经营非处方药


    根据安徽药监局的通知,药品零售企业未按相关要求配备执业药师的,应主动到当地药监部门申请核减药品经营范围,《药品经营许可证》经营范围标注只经营非处方药。


    可以说,在执业药师紧缺的现状之下,执业药师配备能力已经成为撬动药店分级的重要指标。


    2018年11月商务部发布的《全国零售药店分类分级管理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明确指出,根据现行法律法规,按照经营条件和合规状况将零售药店划分为三个类别:


    一类药店可经营乙类非处方药,无需执业药师;


    二类药店可经营非处方药、处方药(不包括禁止类、限制类药品)、中药饮片,至少1名执业药师;


    三类药店可经营非处方药、处方药(不包括禁止类药品)、中药饮片,至少2名执业药师。


    从药店分级分类管理规定也可以看出,执业药师的重要程度——执业药师的配备数量几乎直接决定药店的经营范围。


    当然回归到现实层面,执业药师的重要程度与其所获得的待遇还不完全成正比,随着执业药师的价值不断被重视,执业药师也有望获得合理的职业回报。


    近日,就有媒体报道,随着全国整治执业药师挂证,已经有一些地区出现了高薪招聘执业药师的现象。


    可以说,针对执业药师挂证的全国范围整治,既可能是一场风暴,也可能是一次机遇,随着无心从业的大批人员退出,坚守行业的人或许会迎来新的发展机会。


    当然,如果执业药师、药师的双轨制发展问题真正打破,进一步拓宽药师队伍的就业空间,让执业药师享受到药师队伍的利好政策,或能更根本的解决整个药师队伍的困境。


    编辑:黄依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