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病到底有多可怕,一定很难治吗
2018/9/10   来源:游老师  阅读数:

    一提起性病,人们立即感觉毛骨悚然,既恐惧有恶心,认为这是一种无法容忍的疾病,的这种病的人绝对都是另类,不是正常的人。除此而外,大家会普遍认为,性病是一种非常严重的疾病,治疗起来一定很困难,很难医治。

    然而,作为一名专业医生,我曾从事过医治性病临床工作十余年,以我对性病的了解,说出来的感受与人们对性病的认知大相径庭,格格不入。

    首先,在我眼里,性病与其他的疾病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就是一种病而已,说他可怕,也就是由于它有传染性,有点可怕,但它也是可控可防的,我说的防控,并非是不接触,我说的防控是说,即使你明知此人有性病,你仍然与他发生性关系,只要提前做好防护措施,也可以万无一失,它的传染性没有那么邪乎,带个套就防了。实在是没那么可怕。网上曾流传宾馆里,性病病人在里面过夜,床单上的分泌物未洗干净,被新房客用过后,传染上性病,还煞有介事的发了很多可怕的图片,极其恐怖。很多人还就信了。其实,这真是完全凭空想像出来空穴来风,一派胡言乱语,哗众取宠,耸人听闻。而真实的情况是,当性病的病原体(细菌、病毒)一旦离开人体的活体之后,很快就会死去,不会存活超过半个小时,甚至10分钟都挨不过。一个小时以后,即使你在那个洒满性病体液的床单上打滚,也不会传人上性病的。洗过的床单就更没有可能还残存性病病菌了。

    其二,说到恶心,性病的恶心也不比有些不是性病的病更恶心到哪去,比方说,扁桃体脓肿、中耳炎、鼻窦炎、阑尾脓肿、肛周脓肿等等疾病虽然都是普通疾病,但它们哪一个比起性病来说,其恶心程度都有过之而无不及,从嘴里抽出来的脓与从尿道、阴道里流出来的脓没有什么大的区别,都挺恶心的。

    其三,说到性病的治疗,其实,除了艾滋病以外,其他性病的治疗非常简单,简单到比感冒都好治,我这么说大家可能不信,外行不信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人们不了解性病,对它先有了那么多的恐惧厌恶的感知,自然就形成了这种病是一种很严重的疾病,顺理成章的认为很严重的疾病当然也就很难医治。于是,各个医疗机构,包括国营的医院在内的所有医疗机构无一列外的利用了人们这种恐惧的心理,大发不义之财。以我的经验,打个比方吧,一个新发的淋病病例,如果让我治疗的话,就今天的物价水平,少则三两百块钱,多则三五百块钱就可以完全治愈,治疗时间绝不超过一周。一个二期梅毒的病人,如果让我治疗,总的花费绝对在一千元左右就可完全治愈,治疗周期绝不超过八次治疗。尖锐湿疣算是稍微麻烦的一种性病,我治过最重的的病例,肛门阴部疣体长得像菜花一样,病人在三个月内复诊八次彻底治愈,术后不服用任何药物不打点滴,总费用三千三百元。这几种性病是最常见最经典的性病,其他的性病就更简单了,因为,它的用药疗效非常好,几乎达到药到病除的效果。我说的一点都不夸张,与感冒相比,性病真的比感冒要好治,当一个二期梅毒的病人,一个星期来打一次针,当他第二次来时,你就看到身上的疹子明显消退,第三次来时,身上就基本上看不到疹子了。

    其实,在我眼里,性病与普通的其他疾病没有本质的区别,不可怕,也没那么恶心,而且,一点也不难治。得了性病只要及时、规范的治疗,就会不留后患的一次性治愈,而且不一定要用很昂贵的药物,也无须用一些虚头巴脑、毫无作用的设备治疗。我说性病比感冒好治,它的潜台词就是,其治疗成本也不比感冒贵多少。但是,可惜啊,不是所有病人都能遇上我这样的好医生的,当这些性病者来到各大医疗机构,他们故弄玄虚不把你折腾个天翻地覆那是绝不会善罢甘休的,一个几百块钱能够解决的问题,不搞你个万儿八千的不过瘾。


    编辑:Ra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