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票制”要来了吗?趋势清晰 但未来……
2019/10/17   来源:赛柏蓝  阅读数:

    一票制来了吗?趋势清晰,但未来……

    ▍一票制浮现

    关于此近期消息比较多,首先湖北的抗菌药带量采购意见稿里,对中选药品的企业直接配送有明确的说法;另外山东的两票制方案中对某些药品在特定区域医院要实行一票制。

    政策对于点对点的供需关系一直有期许,至少愿意尝试省去中间环节,缩减从生产到使用之间的路径距离,寻找飞箭离弦直达靶心的状态。实际上从2016年开始流通领域大整治开始,对于流通市场的存在的现状,从官方的角度看愿意结束小散乱的局面,整合流通达到清晰化、条理化、简约的结果。

    对医药流通环节大整治的引爆点,缘起2016年众所周知的事件,无数人在这个链条上生存、致富,一定程度上也诱发了医药商业贿赂频发,这是多年来不争的事实。

    尽管在实施两票制之时,业内对流通环节推高药价持否定的意见,但是可以看到始于投标终于临床使用的这个过程中,环环相扣最终将部分药品的价格推高,如果把这个过程算作流通路径的话,政策下的猛药,还是有的放矢。

    ▍观点:可能浪费资源

    所以两票制作为前奏先至,带量采购紧随其后。两者配合,将医药流通的路径缩短、可控性更强,压挤的医药商业贿赂没有空间。回过头再去看当年的两票制会发现,政策实现顶层通盘设计是循序渐进。

    两票制和带量采购已经让不少流通企业失去原有市场份额,感受到了压力,如果一票制再步步推进,岂不是生存面临危险?这或许是更多人的焦虑所在,但是认真分析的话,会发现一票制,至少目前并不具备大面积实施的基础。

    10月15日,湖北省医药行业协会秘书长程波涛在接受赛柏蓝采访时认为,直接配送是国家文件的要求,名义是压缩过多环节,但实际上有浪费社会资源的可能。假设一家生产企业要面对成千上万家医院进行配送、回款和退货,医药生产企业做不到,社会物流也做不到,即便是能做到,代价也会远远超出省掉配送商的收益。

    他认为专业的机构做专业的事,是社会分工使然,也是现代企业应该追求的方向。专注医药生产研发、专注医药物流配送,各司其职高效衔接完成生产流通使用环节,才是保证行业的有序发展。

    此外程波涛认为业内都知道药价虚高的根源不在流通领域,所谓“药价虚高是因为流通环节过多,层层加价所致”,是只看表象,不究根本,流通企业也是代人受过。“同样的药,民营医院和药店的药比公立医院要便宜,却经过的N多票,这是最直接的证明”他最后说。

    ▍未来:开几次票没什么意义

    讨论流通环节开几次票的问题,应该结合公立医疗机构的集中采购模式来说。就目前的带量采购来看,通过降低药价、约定使用量、回款周期和模式,很大程度上从源头已经降低了流通环节比如商业贿赂、层层代理的可能。

    国家要的是合理的药价,至于通过几个配送商进了医院,其实不太重要,甚至有种观点认为两票制是个阶段性的政策,等时机成熟或许会取消。

    不过,同日(10月15日)邕江药业营销总监黄勇在接受赛柏蓝采访时认为,两票制是基础、带量采购是价格层面的事。两票制的价值在于:增加或规范国家税收,明确纳税主体,企业控制权加强,代理商沦为服务商,渠道归拢、商业并购加剧。

    至于会不会取消,他分析,以前行业多开票的真实目的在于逃税,等财税规范已经没有死角,开几次票没什么意义,甚至那个时候没有人有兴趣推动这个事,无论是一票还是两票,可能已经不会有人在乎了。


    编辑:Ra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