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轮国采,这79个品种或入选!(附名单)
2021/3/3   来源:赛柏蓝  阅读数:

    第五轮国采,一批大品种满足条件


    据风云药谈最新梳理,截至2021年3月1日已经通过一致性评价但暂未被集采的品种(按通用名)共281个,其中过一致性评价满3家(≥1+2格局)的品种有79个,过一致性评价满两家的品种100个,仅一家药企过评的品种102个(通用名)。


    按照以往的规律分析,第五批国采有望6月启动,8月或开始报价。


    据赛柏蓝梳理,从首轮4+7带量采购到4+7扩围再到第二轮、第三轮全国集采,可以看到集采推进的时间规律开始显现——首轮4+7集采2018年12月出结果,次年2-3月陆续落地;6个月后首批25个品种的采购扩围至全国;第二轮集采,2020年1月结果出炉,4月已经进入采购阶段;第三轮集采,2020年7月29日发布集采文件,8月24日官宣正式中选结果,11月全国多地陆续落地集采结果;第四轮集采,2020年12月25日,上海阳光医药采购网正式官宣,2021年2月8日,第四批国采最终中选结果公布,根据官方消息,第四批国采结果有望5月落地。


    从第三批、第四批国采可以看到,国采从品种确认到中选结果落地需要的时间在半年左右——如此看来,不出意外的话,新一批国采有望于6月启动,年前落地。


    近日,一份涉及2021年医保工作要点的文件流出,其中工作要点明确,后续相关部门将常态化制度化开展药品耗材集中带量采购,推进第四批、第五批国家组织药品集采。


    国家组织药品集采常态化运行,一年开展两批的进度明朗。


    根据以往的集采推进规律,上一批集采落地后,新一轮集采或将开始。近日,多省招采平台就第四批国采的中选结果落地陆续发布文件,其中辽宁省就明确,2021年5月1日起,第四批国采中选品种可以线上采购。


    不难看出,随着第四批国采的落地,第五批国采的脚步就更近了。值得注意的是,风云药谈提出,随着仿制药一致性评价工作的提速,到第五批国采报量的时候,符合集采条件的品种有可能达到100个,随着集采规则的成熟与企业参与集采经验的积累,集采的加速推进也是大概率事件。


    注射剂或迎降价潮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目前满足国采条件的79个品种中,注射剂有34个。


    (信息来源:NMPA   目录集  Insight 风云药谈独家整理)


    回顾前四轮国采的注射剂纳入情况,可以看到:


    首轮4+7带量采购:氟比洛芬酯注射液、注射用培美曲塞二钠、盐酸右美托咪定注射液


    第二批带量采购:注射用紫杉醇(白蛋白结合型)


    第三批:注射用阿扎胞苷、左乙拉西坦注射用浓溶液、盐酸莫西沙星氯化钠注射液、


    第四批:多索茶碱注射剂、布洛芬注射液、氨溴索注射剂、丙泊酚中长链脂肪乳、帕瑞昔布注射剂、泮托拉唑注射剂、硼替佐米注射剂和注射用比伐芦定。


    据赛柏蓝梳理,在目前开展的四批次国采中,共纳入了15个注射剂,且随着注射剂一致性评价的提速,集采纳入注射剂品种的数量明显增多。此前,已经有相关的谈话信息传出,将逐步提高注射剂在国家集采中的比重。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注射剂已经是多个省份以及省际联盟、市级联盟开展带量采购的热门品种——具体来看,虽然各省选择的品种疾病分布领域不尽相同,但是总的来看,抗生素占比最高,注射剂占比也最高。


    米内网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公立医疗机构终端化学药总体规模超过10000亿元,其中注射剂占比接近60%。有分析指出,随着注射剂一致性评价的推进,未来将会有越来越多的注射剂被纳入集采,注射剂降价潮将汹涌而至。


    拿第四批国采来说,第四批国采涉及的8个注射剂品种,在2019年样本医院收入占45个品种总样本医院收入的30%以上,且泮托拉唑、氨溴索和多索茶碱中标后市场规模缩减最多,降幅高达97.9%、98.8%和86.3%。


    可以看到,由于第四批国采纳入的注射剂市场份额大,竞争企业多,最终也导致了较高的价格降幅。至于第五批国采的注射剂竞争情况如何,让我们拭目以待。


    五轮国采规则将如何?


    据赛柏蓝梳理,截至目前四轮集采的规则如下:


    首轮4+7集采:11个试点城市,25个品种,12个月的采购周期,只允许最低价企业一家中选。


    4+7扩围:覆盖25个联盟地区,最多允许3家企业中选共享约定采购量的70%(1家50%、2家60%),采购周期最长为2年(视情况可延长一年,即共3年)。


    第二轮集采:全国参与,32个品种,最多允许6家企业中选,4家及以上企业中选的品种采购周期为3年(1家1年,2家或3家2年),4家及以上中选的共享约定采购量的80%(1家中选50%,2家中选60%,3家中选70%)。


    第三轮集采:全国参与,55个品种,最多允许8家药企中选,4家及以上企业中选的品种采购周期为3年(1家或2家,1年;3家,2年;4家及以上,3年),4家及以上中选的共享约定采购量的80%(1家中选50%,2家中选60%,3家中选70%)。


    第四轮集采:全国参与,45个品种,最多允许10家企业中选,4家及以上企业中选的品种采购周期为3年(1家或2家,1年;3家,2年;4家及以上,3年),4家及以上中选的共享约定采购量的80%(1家中选50%,2家中选60%,3家中选70%)。


    满足1.8倍的熔断机制、大于等于50%的降幅以及单位可比价小于等于0.1元的三个条件之一,仍然是企业获得拟中选资格的条件。


    总的来看,国家组织药品集采的相关规则已经趋于稳定,基于部分集采品种特点的规则调整也是可能的动作。


    回看第四轮国采,上海阳光医药采购网宣布启动的同日,国务院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进一步推进药品集中带量采购改革。会议指出集采要在为患者减负的同时,兼顾企业合理利润,促进产品创新升级。


    有分析指出,从降价幅度来讲,第三轮集采降幅创历史新高,第四轮国采降幅缓和。另外,在第四批集采中,企业投标成功率提升。至于或将不日到来的第五批国采,将拉开怎样的竞争序幕,值得期待。


    符合第五轮国采的79个品种明细

    (信息来源:NMPA   目录集  Insight 风云药谈独家整理)




    编辑:Ra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