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企前六批国采参与率、中选率比较 第七批预判
2022/6/23  阅读数:

    外企对国采的参与度一直颇受关注。

    第七批国采涉及市场规模达700亿之巨,且近半是注射剂,这次外企还会观望吗?

    一、中选率

    就外企对国家带量采购的参与度而言,除第一批国采只有75%外(图一),以后每批的参与度都在90%以上,第四批达到了97.6%的峰值。第五批参与率为91%,涉及的46个原研,有42个进行了报价。

    参与率只代表对集采的态度,而中选率才是诚意的真实体现。

    外企历次国采的中选率都不太高,第三批的中选率只有7%,参与报价的44个产品,只有3个中选。第五批国采是历次涉及注射剂品种最多的一次,注射剂因难以在院外销售,一旦丢标则市场尽失,所以外企第五批的中选率大幅提升,有53个品种报价,12个中选,中选率为23%,较第四批提升了10个百分点。

    与历次国采相比,第七批与第五批最相近,两批都涉及了较多的注射剂,第七批国采共涉及58个品种,其中注射剂27个,占了47%,与第五批的注射剂占比48%(涉及的61个品种中,有29个注射剂)相近。

    第七批国采共涉及外企46个原研产品,仅次于第三批的47个和第五批的58个。如以外企第五批的参与率和中选率来简单推测的话,外企在第七批将有42个产品报价、10个中选。当然要以最终结果为准,现只是推测。

    二、中选企业

    第七批国采涉及原研药品最多的企业是辉瑞和罗氏,都涉及4个产品(图二),阿斯利康、默沙东、费森尤斯卡比和诺华各涉及3个原研品种,涉及2个原研药的外企有5家,分别是赛诺菲、日本大冢、丹麦灵北、日本住友和美国雅培。

    第六批国采的胰岛素属于生物药,暂且不提。仅就前五批化药国采来看,中选品种数最多的是赛诺菲,共有4个原研产品中选,其次是勃林格殷格翰、拜耳和卫材,各有2个产品中选。

    三、市场份额

    图三详列了第七批国采涉及的原研药市场份额和同通用名下竞争品种的数量。

    第七批国采涉及的大品种很多,如硝苯地平控释片和美罗培南注射剂销售都超过了60亿元/年,很多原研药品的市场份额都很大,如阿斯利康的美托洛尔口服缓释剂型(倍他乐克)、默沙东的依折麦布片(益适纯)、丹麦灵北的氟哌噻吨美利曲辛(黛力新)等市场份额都在90%以上,一旦丢标,就意味着辛苦培养多年的市场拱手让人,当然不甘心。因疫情较惯例延迟开标5个月而积聚的符合条件的品种数超多,都在4家以上,面对这么多企业竞争,要想中标只能比往批付出更大的价格降幅,价格降的太低了还符合外企的战略吗,这得由企业统筹考量。

    第七批国采涉及的通用名药品,于集采前一年在全国公立医疗机构的销售额最大的是硝苯地平?服控释剂型,2021年销售了66+亿元,其中拜耳原研药拜新同占了72%,共有10家企业竞争,不乏扬子江、石药、青岛百洋等销售能力很强的知名药企,硝苯地平是口服而非注射剂,外企还可凭品牌优势发力院外而不必拼死杀价竞标。

    第七批国采竞品数量最多的是奥美拉唑注射剂,共有28家药企符合条件,不但竞品多而且又是注射剂,必将是竞争最激烈的品种。原研是阿斯利康的洛赛克,市场份额为19%。第五批的埃索美拉唑(艾司奥美拉唑)注射剂共有13家报价,降幅大都超过了90%。

    第五批国采就因注射剂的增多而加剧了竞争,第七批国采不但注射剂多,而且竞品数量更多,还增加了“品间熔断”机制,竞争激烈程度将有过之而无不及,这次外企将采取何种策略呢,静待下月12日揭晓。

    编辑:Rae